罗马俱乐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jybyj.com/,都灵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罗马俱乐部(Club of Rome)是关于未来学研究的国际性民间学术团体,也是一个研讨全球问题的全球智囊组织。其主要创始人是意大利的著名实业家、学者A.佩切伊和英国科学家A.金。俱乐部的宗旨是研究未来的科学技术革命对人类发展的影响,阐明人类面临的主要困难以引起政策制订者和舆论的注意。目前主要从事有关全球性问题的宣传、预测和研究活动。成立于1968年4月,总部设在意大利罗马。

宗旨是通过对人口、粮食工业化、污染、资源、贫困、教育等全球性问题的系统研究,提高公众的全球意识,敦促国际组织和各国有关部门改革社会和政治制度,并采取必要的社会和政治行动,以改善全球管理,使人类摆脱所面临的困境。由于它的观点和主张带有浓厚的消极和悲观色彩,被称为“未来学悲观派”的代表。

罗马俱乐部的主要创始人是意大利的著名实业家、学者A.佩切伊和英国科学家A.金。1967年,佩切伊和金第一次会晤,交流了对全球性问题的看法,并商议召开一次会议,以研究如何着手从世界体系的角度探讨人类社会面临的一些重大问题。1968年 4月,在阿涅尔利基金会的资助下,他们从欧洲10个国家中挑选了大约30名科学家、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和计划专家,在罗马林奇科学院召开了会议,探讨什么是全球性问题和如何开展全球性问题研究。会后组建了一个“持续委员会”,以便与观点相同的人保持联系,并以“罗马俱乐部”作为委员会及其联络网的名称。

罗马俱乐部主要从事下列3种活动:①举办学术会议。每年举行一次全体会议,并经常不定期地举办专题国际学术讨论会或与其他学术团体联合举办国际学术会议。②制订并实施“人类困境”研究计划,组织其成员进行系统研究并撰写研究报告。③出版研究报告和有关学术著作。罗马俱乐部的活动经费,主要来自基金会的赞助和研究课题的拨款。

约格·盖尔表示:“我们欢迎来自各行各业的中国有识之士的加入:科学家、商人、记者、文化产业者,与我们来自世界各地的会员一起,讨论环境保护的前景与人类社会的命运。当然,我们希望我们的会员最好具备相关的科学、商业或者政治背景。

罗马俱乐部欲招纳中国会员 ——中国在环保方面走出的一小步,对整个世界意义重大

罗马俱乐部把它的成员限制在300人以内,以保持其小规模的、松散的国际组织的特点。现有成员一百余名,成员大多是关注人类未来的世界或各国的知名科学家、企业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教育家、国际组织高级公务员和政治家等。

它的领导机构是7人执行委员会,第一届执行委员会由佩切伊、金、F.鲍特赫尔(荷兰政府科学顾问)、大来佐武郎(日本前外相、经济学家兼计划专家)、V.乌尔圭迪(墨西哥研究生院院长)、蒂尔曼(日内瓦巴特莱研究所前所长)、彼斯特尔(联邦德国科学家)等 7人组成。第一任主席是佩切伊,副主席为金。1983年,佩切伊去世后,金继任为主席。约旦王子El Hassan bin Talal是罗马俱乐部的现任主席。2001年罗马俱乐部成立了tt30组织,是由30岁左右的年轻人组成的智囊团。

全球环保组织鼻祖—罗马俱乐部的秘书长乌维·莫勒曾表示希望能以《新闻晨报》为平台,招纳中国会员。他说:“我们的批评者说得对,罗马俱乐部有点偏向于以欧洲事务为中心,因此我们希望能把足迹踏到亚洲来。目前,我们已经吸收了来自印度、孟加拉和日本的会员,但这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希望能拥有来自中国的会员。”

罗马俱乐部成员、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周晋峰博士于2018年举行的罗马俱乐部执行委员会(Executive Committee)选举中高票当选为执委。罗马俱乐部执委会是罗马俱乐部最高权力机构。本届执委会委员包括联合主席共12人。罗马俱乐部有正式成员约100人。目前周晋峰博士是罗马俱乐部中唯一一名中国籍成员。

罗马俱乐部于1972年发表的第一个研究报告《增长的极限》,它预言经济增长不可能无限持续下去,因为石油等自然资源的供给是有限的,做了世界性灾难即将来临的预测,设计了“零增长”的对策性方案,在全世界挑起了一场持续至今的大辩论。《增长的极限》是有关环境问题最畅销的出版物,引起了公众的极大关注,卖出了三千万本,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1973年的石油危机加强了公众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此后,较著名的研究报告有:《人类处在转折点》(1974)、《重建国际秩序》(1976)、《超越浪费的时代》(1978)、《人类的目标》(1978)、《学无止境》(1979)、《微电子学和社会》(1982)等。

罗马俱乐部把全球看成是一个整体,提出了各种全球性问题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全球系统观点;它极力倡导从全球入手解决人类重大问题的思想方法;它应用世界动态模型从事复杂的定量研究。这些新观点、新思想和新方法,表明了人类已经开始站在新的、全球的角度来认识人、社会和自然的相互关系。它所提出的全球性问题和它所开辟的全球问题研究领域,标志着人类已经开始综合地运用各种科学知识,来解决那些最复杂并属于最高层次的问题。在罗马俱乐部的影响下,美、英、日等13个发达国家也先后建立了本国的“罗马俱乐部”,开展了类似的研究活动。全球视角

随着罗马俱乐部研究报告、书籍的在世界范围内广为传播,不仅对世界范围的未来学问题研究产生了重要影响,而且唤起了公众的对世界危机的关注和增强了人们的未来意识和行星意识,从而促使各国政府的政策制定更多地从全球视角来考虑问题。

30多年前成功预测石油危机 环保组织先驱罗马俱乐部再度发出警告——科技无法抑制全球变暖的趋势

2007年夏天,极端气候事件侵袭世界各地。在欧洲,匈牙利前所未有的高温在一周内热死了500人,英国遭遇了60年来最严重的洪灾;在美国,25公斤重的巨大冰块在晴朗的天气里从天而降;在东南亚,因为气温升高和降雨增加,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的登革热病例比2006年同期增加了近3倍……

导致全球气候变化的根源在哪里?人类究竟有没有办法抑制住全球变暖的脚步?近日,晨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前往德国汉堡,对全球环保组织的鼻祖———罗马俱乐部的秘书长乌维·莫勒、副秘书长约格·盖尔以及《增长的极限》作者、美国科学家丹尼斯·梅多斯进行了采访。答案,并不令人乐观。

“在1972年,我们还没有开始谈论气候变化问题,这在当时并不显著。不过,我们当时已经注意到了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提高的现象。”罗马俱乐部秘书长乌维·莫勒在接受采访时,首先回顾了人们对于全球变暖这一问题的认识发展的轨迹,“大约在20年前,人们开始逐渐意识到气候显著变化这一现象。从10年前开始,气候变化这一概念为人们所熟知,而且这一现象也得到了科学家的证实。不过,直到最近两年,人们才开始普遍相信,这一现象已经是无法回避的事实。”

而在如今已经65岁的丹尼斯·梅多斯看来,世人对全球气候变化的认识仍然十分狭窄。一听到记者提起“全球变暖”这个词组,他的反应相当激动:“我经常向别人强调,‘全球变暖’这个词语并不能很好地描述全球气候面临的问题。令人悲哀的是,在北半球一些工业化国家,甚至有不少人认为,全球变暖不是一件坏事情。”

“总的来说,全球气温会持续上升,但是有些地方会变得比以往更冷;总的来说,会有更多的降雨,但是有些地方会变得更干燥。所以在我看来,与气温上升相比,全球气候变化具有更大威胁的表现形式是:海平面上升,物种消亡,风暴与降雨变得更频繁、更令人难以预测———而这将带来极度的干旱、粮食减产以及依靠水源的其他生产能力的下降。”

“我们从40年前就开始讨论世界发展的极限问题。如今,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科学家,以及很多经济学家。都相信人类下一个需要解决的发展极限问题,就是全球气候变化。”

如果人类及时采取行动,我们还有希望重新找回记忆中凉爽的夏天吗?对此,乌维·莫勒介绍了科学家眼中的严峻形势———地球温度计里的水银柱,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向上攀升。

“一般来说,以人类时间尺度来衡量的话,全球大气失衡而导致的异常运动是以缓慢的速度进行的。我们可能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才能真正体会到正在融化的冰、正在上升的海平面、正在变化的气流和正在转移的降雨所带来的后果。然而最近几年来,气候变化的速度已经超乎人类的想象。2002年,美国国家科学院报告说:最近的科学证据表明,重大而广泛的气候变化已经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发生着。例如,自上个冰期以来北极变暖的大约一半是在最近10年间发生的。”

丹尼斯·梅多斯则认为,人类对于气候问题的警醒为时已晚,再也无法赶上全球变暖的脚步。“人类活动对气候造成的影响,可能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才会显现出来。这就好比你在淋浴时,连接热水龙头和莲蓬头的是一根很长的水管。当你意识到莲蓬头里流出的热水温度过高时,哪怕你以最快的速度关掉热水龙头,你也需要等上很长的时间,才能让过烫的洗澡水完全从这根水管中流过。”

“遗憾的是,因为我们已经开了太长时间的热水龙头,已经彻底失去了重新得到凉爽舒适水温的机会。换句话说,人类已经无法避免全球变暖的趋势。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调整心态、找到方法来适应它。”

不过,在丹尼斯·梅多斯看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使用清洁的能源,这些都只是短期的应急措施而已,不能解决气候变化的根源问题。

“我要强调的是,气候变化并非问题本身,它只是一个外部现象。现象的本质是在这个有限的地球上,人类始终追求着无限的发展———这带来地球人口的增加、资源的耗费以及能源的消费。即使我们能获得魔法一般的力量,制止气候变化,人类的贪欲仍然会带来其他的问题。”

“看看我们今天的地球,森林面积不断缩水,水资源的使用已经超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水平,粮食生产的增长将会在未来的20年里止步,农业用地与海洋渔业均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应该说,只有减少地球人口、降低能源使用量,才是解决气候变化的根本措施。目前人们所热衷的那些科技手段,比如碳封存、提高能效和低碳技术等,只能为我们在最终解决问题之前,争取到尽可能多的时间。”

“以人类生活最常用的小灯泡而例。作为一种节能环保的手段,我们把传统的白炽灯泡换成了紧凑型荧光灯泡,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节能灯泡。为此,我们可以用一半甚至更少的电力,得到旧灯泡带给我们的光亮。但是,如果人类每十年将他们对于能量使用的需要增加一倍,新型灯泡所耗费的总电力将与10年前的旧灯泡相差无几。”

“我认为真正的解决之道是:稳定并且逐渐减少地球人口;改变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评价标准,将成功的定义更多地侧重在社会与心理的状态上。而非物质的富裕与经济的发达;发展新的土地使用与城市化政策,降低各地的人口密度。”

Related Posts

网红陈都灵工作室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Read More

搜狗-免责声明

1、任何通过搜狗网站搜索引擎技Read More

新闻搜索 – 搜狗搜索帮助中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Read Mo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